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河大建築  >> 正文 選擇字號【香港快遞查詢】

大禮堂和它的不同傳説

【新聞作者:時勇  來自:  已訪問: 責任編輯:劉旭陽 】

説大禮堂是所有河大人的驕傲,這一點也不為過。大禮堂從上世紀三十年代建成,至今已有七十多個年頭,當年它是河南省的寶貝,在全國高校中首屈一指;而今它已成了國家的寶貝,在全國仍屬一流。

這座宮殿式的建築,是1931年5月由許心武校長提出興建的。當年,學校組成了11人的大禮堂建築委員會,校長為主任委員,由前校長李敬齋主持,物理教師瞿茀章負責工程監督。“自1931年11月20日破土動工,至1934年12月28日圓滿落成,歷時3載,用資20萬元,得到當時任河南省政府主席劉峙的大力支持……大禮堂是宮殿式建築,青磚綠瓦,飛檐挑角,雕樑畫棟,金碧輝煌,光彩奪目,高大雄偉,中西合璧、風格獨特。大禮堂佔地面積為3932平方米,南北長73.75米,東西寬53.32米,高24.45米,總建築面積4687平方米。禮堂東西南北四面都有門,南面正門有左中右三個大門,進入禮堂中門,四周玻璃明亮,光線充足。禮堂分上下兩層,設樓梯6座,全部鋼筋水泥結構,水泥地面。樓上樓下座位3004個,全裝設鋼架座椅,空氣流暢,音響效果好。講台寬17.9米,深12.67米,可供講演及影劇、樂隊演出使用。講台兩旁樓上樓下闢室8個,作休息室、辦公室、音樂室、儲藏室之用,亦可作為教室,各室能容納60多人。正門樓上設有辦公室3間。大禮堂整個建築設計之精美,工程進度之快,質量之高,為當時國內所罕見。”這段介紹,出自2002年版的《河南大學校史》(簡稱《校史》),是最為詳實和最具權威性的了。除此,我還收集到有關大禮堂的一些不同説法,書為“傳説”,以示區別和慎重。一、耗資與修建年限《校史》講“歷時3載,用資20萬元”,而另一種説法是“歷時四年,耗資銀元29萬餘圓”(1981年版《學府紀聞———國立河南大學》,台灣南京出版有限公司,簡稱《紀聞》),兩者似乎有出入。不過,建國前我們通常使用的都是農曆,習慣跨年頭就算一年,而如今我們使用的公元紀年與台灣使用的民國紀年,除年份相差11外,其他沒什麼差別。我把《校史》記載的開工與完工日期換成農曆,結果就成了“四年”:(辛未年)11月20日是公元1931年12月28日,而(甲戌年)12月28日是公元1935年2月1日。

《紀聞》使用的耗資數目,有整有零,超出我們使用數目的近三分之一。這裏使用的應該都是銀元,沒有貨幣的差別。筆者還是偏向於《紀聞》中的記載數目,因為它是在台灣幾位老校長身邊的一位經歷了大禮堂修建全過程的學子撰寫的。二、青磚綠瓦與風鈴在有關大禮堂不同的傳説中,主要是《校史》與《紀聞》的不同,但也有二者相同但卻與現在的實際情況不同的記載。比如二者都提到大禮堂是“綠瓦”,而實際上從筆者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記事算起,見到的大禮堂都是青磚青瓦。詢問老校友,大家也都不記得什麼時間是綠顏色的瓦。只有從照片上辨認了,而我校保存的大禮堂照片,最早的一張圖就是《紀聞》中使用的大禮堂圖片(見上圖),只可惜當年還沒有彩色圖片。黑白圖片中,綠顏色比青顏色稍微淺一些,並沒有大的差別。在我國,不同顏色的瓦用於屋頂,是有一定講究的。一般皇宮用黃色琉璃瓦作頂(據説始於宋代),明清規定,只有宮殿、陵墓及奉旨興建的壇廟才可用黃色玻璃瓦頂,擅用者要處極刑。但孔廟、關帝廟例外,因二者都受過帝王敕封。綠色瓦頂在故宮中屬第二等級,為太子居住的房屋所用。藍色瓦象徵天空,等級高於黑色。黑色在五行中象徵水,藏書樓不能失火,故宮文淵閣及寺觀藏經樓頂大多用黑色瓦。這種黑瓦,應該就是我們習慣叫的“小青瓦”。

至於“風鈴”之説,只有《紀聞》中有。我想最有説服力的就是看看那張拍於當年的照片了。不管彩色還是黑白,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一目瞭然。經仔細觀察,還真的沒有,不僅大禮堂沒有,連同七號樓和六號樓都沒有。校大門早先的照片上沒有發現,八十年校慶後的照片上才出現了風鈴。三、八個大教室《紀聞》中説大禮堂“樓內有八個大教室”,《校史》中講“講台兩旁樓上樓下闢室8個……正門樓上設有辦公室3間”。正門樓上有一個三間的辦公室無可爭議。那麼,另外的八個大教室在哪裏呢?整天在大禮堂邊工作,這麼簡單的問題一旦提出來,還真的難以回答。為此,我專門去了一趟大禮堂,故意問看管的師傅:“禮堂裏有幾個大教室啊?”回答:“那咱去看看吧。”樓上樓下轉了兩圈,還是隻找到四間大教室。加上正門上邊的一個,也只有五個。經和陳寧寧、王勇等同志討論,我們終於回憶並統一了過去各是兩間教室的情景。約在八十年校慶後,八個教室合成了四個大屋,也就成了現在的樣子。四、高度、層數與樓梯數上文已經提出,大禮堂分上下兩層,高度是:24.45米。這個我們不用去測量,也就承認了。但另一種高度你可能沒有聽説過,那就是它與鐵塔一樣高,這真的不是瞎説,而是有出處的。《紀聞》介紹大禮堂時説;“禮堂共分三層。原定高度,擬與鐵塔同高,嗣以經費不足,酌加改正……”(見上圖:剛修建好的大禮堂)這個原定,實在夠驚人的,鐵塔按55.88米計算,現在的大禮堂現在僅是其一半高。當然,這只是起初想與鐵塔同高卻並未實施的提法。

而禮堂共分三層之説,卻讓筆者苦思了好一陣。我極力想找到第三層的來歷,甚至查到了《住宅建築規範》的相關説法:“當建築中有一層或若干層的層高超過3m時,應對這些層按其高度總和除以3m進行層數折算,餘數不足1.5m時,多出部分不計入建築層數。”還有,鐵塔每層只能站幾個人也算一層,禮堂11層台階之上有可站百人的平台,這怎麼就不能算一層;舞台上還有環形的工作台;學校申報文物的圖紙中也有第三層的俯視圖……但所有這些都被基建處段景聯工程師一句話給否決了,他説,建築有自己的底和頂以及圍牆的才叫一層,上面講的幾種情況,都是共用一個頂。我又想起用單獨樓梯從二層上去的放映間,這不是名副其實的第三層嗎?段工説,這是附屬的工作間,不能算禮堂的層。看來,《紀聞》中講的第三層,僅僅是外觀效果上的三層,而不是實際使用第三層。

可我看到卻不一樣。《校史》中講到“設樓梯6座”,正式樓梯的確是三對六座,另有放映室的一座樓梯,二層舞台東牆外一個通往舞台上方的雙層樓梯,還有舞台上兩邊靠牆(應該是新修的)通往頂層的專用樓梯。若都加起來,可又有大的出入了。

做事情就怕認真,我也有過這種感受,但該乾的工作還是要認真去幹才是。燈不撥不亮,理不辨不明,今天我們想把這些事情弄清楚都這麼不易,那麼明天若有人想弄明白它豈不更難?

錄入時間:2019-03-11[打印此文]【香港快遞查詢】[關閉窗口]

熱點新聞

媒體河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