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河大建築  >> 正文 選擇字號【香港快遞查詢】

《兩棵凌霄花》

【新聞作者:時勇  來自:  已訪問: 責任編輯:劉旭陽 】

在我們河南大學美麗的校園裏,有各種花卉近四百種。或許你喜愛圖書館前梅園中那罕見的“綠梅”,或許他獨鍾後花園內那串串“倒掛金鐘”,也可能有人欣賞春天滿院飄香的“洋槐”花,而不少河大人卻從十幾年前就關注着七號樓對面,花園大門旁那兩棵很平常的“凌霄花”。

這座花園原建於八十年代初,當時四邊有圍牆。南北與大致與七號樓同寬,東到齋房前小路旁。為使大門更加美觀,花工們在門兩旁各種一棵在開封很普遍的庭院花卉——凌霄花(凌霄,亦稱“紫葳、鬼目”,莖上有攀援的氣生根。夏秋開花,花冠鍾狀,大而鮮豔,橙紅色,在我國廣泛栽培)。不幾年,兩棵凌霄就枝繁葉茂託滿鮮花。廣大師生無不稱讚,寫生者、留影着接踵沓來,連殘落在地上的凌霄花也成為一道絢麗的風景。

然而,花雖然開了,但它們像兩棵樹一樣直長,誰也不願接近誰,門頭上光禿禿的,每每給路人留下一些遺憾。大家只有暗暗祝福它們:來年封頂吧。可是年復一年,兩邊的花枝越招展,中間的“平板”越刺眼,二者絲毫沒有“和好”的跡象。面對路人的指指點點,它們深深地低着頭,無言以對。因而有人猜測:這是土質問題;這是同性相斥;這是……

不覺間,時光轉到了2000年。這年秋季,那兩棵已經被人習慣了的各自獨放的凌霄花,卻神奇般的交匯到了一起。那情景讓人促足,令人發呆。正在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有人傳説:今年是三校合併,連鮮花都為之傾倒,真是好兆頭。就是,反正也沒更好的解釋,這種傳説信以為真又何妨,於是大家共祝河南大學繁花似錦、桃李滿園。

九十年校慶前夕,花園北遷,四周圍牆全被拆除,園門本來也在拆除之列,而考慮到兩邊這兩棵曾讓人牽腸掛肚的凌霄花,校慶領導組還是破例象對待文物般的將其保存下來,連同支撐了它多年的門框也得到了修飾和美化,成為今天的河大園重要風景之一。

在將要結束本文的時候,我終於從花工張金華老師那兒探到了“地雷的祕密”:兩棵凌霄不往一起去,是因為下邊水泥過樑太熱,新芽都被燒死了。2000年他們找到根源後,就在中間鋪了一塊荊笆,當年就見了效。花開時節兩棵凌霄發瘋似的向中間湧去,“平板”隨即消失了。

儘管如此,我還是難忘那一段美麗的傳説。

錄入時間:2019-04-16[打印此文]【香港快遞查詢】[關閉窗口]

熱點新聞

媒體河大 更多